城南城北城中内

【连若】雨

我认为刚刚遭到背叛的般若,虽然变成了恶鬼,但是肯

定还是保留着曾经对人类的那份温柔。所以我家般若可

能有点软。
——————————————————————————————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入秋微凉的寒气夹杂秋雨中向人们袭去。

        一目连看着短时间内停不了的雨,感受着身后带着杀意的视线。

        叹了口气,想了想决定还是进到神社里面。

        作为曾经的风神,一目连早在风里夹杂着湿气时就感觉了雨意。

        凑巧的是刚找到一个破败的神社落脚,雨就哗哗的下了起来。但是不凑巧的是,好像有先客已经在这落脚了。

        面对着直指他袭来的恶意和空中弥漫着的淡淡的妖气,而外面的雨势切断了他的退路。

        道了声打扰了,一目连决定就坐在外面,等雨停了就离开。

        一目连不入室的行为让那恶意消退了些,但是那盯人的视线却一直没有移开。

        一目连静静的看着雨幕,感受着秋意。但是那不见削弱的雨势和越发猖狂的秋风,让一目连开始有些招架不住。

         决定不委屈自己的一目连起身走进室内。
  
         合上门扉的那一刹那,雨声和凉意都在瞬间被阻隔在了外面。但是空气中的妖气和杀意越发激烈了。

        一目连冷静的给自己贴上风符,也不怕里面的小妖怪突然发难,就这么找了个空地做下休息了起来。

         “滚出去,不然就杀了你!”安静的和室里突然响起了声音,像是印证这番话一般,空气开始变得焦灼起来,弃置已久的房子微微颤抖起来。

         一目连睁开眼睛,皱着眉头,安静的环视了一周。刚刚在外边的原因以及那恶意的视线,所以一直没有发现,空气中那淡淡的血气。

        空气中的血气,不确定是里面那个小妖怪杀了人带上的,还是他自己受伤导致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开不了口询问,只得再次道了声抱歉,表示自己雨停后就会离开。

        般若没想到对面如此淡定,自己因为剥了自己脸的缘故,伤还没有好,才躲在这个没有神力的神社里养伤。破败就说明没有人来,既然没有人,那么就更不会有妖怪来这里。

        毕竟他只是一个刚刚才变为恶鬼不久的小妖怪,加上鲜血的味道,不好好藏起来可是会被其他妖怪给吃掉的。

         现在看着一目连的反应有些被气到了,但是又不敢和他正面起冲突。闻着空气中比他还要强烈的妖气,小妖怪有些不争气的软了胆子。

         摸着被自己弱小气到裂开的伤口,般若软绵绵的靠着墙,心里暗暗想到,他要是再敢进来就一定和他拼命。

        因为相貌而被人类厌恶的小妖怪,不允许自己现在这副血肉模糊的脸被人看到。这么给自己加了油的般若又虎视眈眈的开始内室门外盯着一目连。

         一目连也有些无奈,只是想避个雨而已,被人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还是让他有些不自在。闻着空气中有些浓郁起来的血味,一目连也心里有了数。

       大概是受了伤了妖怪在这养伤,所以对自己这个在这里休息的妖怪抱有敌意。

        但是这么被盯着看,也还是不舒服。一目连想了想,决定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说起来,过几天就是秋收祭了。”没和别人聊过天风神大人,干巴巴的抛出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不过既然已经开口了,就要继续下去。“听说这次还有祭祀舞,附近几个大村庄的人都会参加,还有。。。。”说着说着,一目连也有些怀念起之前看到的祭典的热闹。

         其实,祭典这类活动本来是为了祈求丰收,为了更好的活下去,后来人类的生活开始好了之后,祭典更多的成为了一种真正的活动。

        也是因为人类那种即使处在怎么恶劣的环境也拼死想要活下去的精神,才让一目连能为了人类而堕妖。

        作为神明的他,有着漫长的生命和强大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他缺少一份能让他执着的东西。所以,对执着活下去的人类,一目连或许也抱着一丝希望吧,从他们身上找到让自己能执着度过漫长岁月的东西。

         般若听着戛然而止的声音,有些着急,脱口而出一句然后呢。他没有参加过祭典,曾经有向自己的那位人类朋友提过,但是被他找了借口敷衍过去了。
  
         怎么那时候会没有察觉呢?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

        想到这,般若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但很快就被脸上传来的疼痛给阻止了。
  
        每次那个小村庄举行祭典,他都没有参加过,但是他有看见过。看见过那热闹的景象,看到过那人来人往,欢快的气氛。

         躲着远远的看着那幸福的画面,听着模糊不清,但是充满笑意的笑声。

        般若曾经羡慕的,羡慕的不得了。即使是现在,即使只是被人提到而已,也让他向往不已。

       一目连没想过小妖怪会给自己回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般若在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后也不自在闭上了嘴巴。

        一时间室内回复到了刚开始时的安静。

         一目连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又慢悠悠的开口,细数这次秋收祭的种种活动。有般若听过的,也有他没有听过的。

         犹豫了半天,般若开口问了刚刚提到的祭祀舞,这个他没有听过,感觉上也不像其他的活动一样。

         “祭祀舞是模仿神明的样子,在台上跳舞,也是一种祈祷丰收的活动。这次不出意外演的应该是丰月神和不月神。”  风神回忆着自己在山下听到的消息。

         “切。”般若有些不屑。

         “嘛,还是很好看的。与其说是跳舞,倒不如说是演戏吧。演丰月神和不月神之间为了来年的丰收而比赛的故事。”一目连听到动静后,笑了笑,慢悠悠的加上一句。

         般若无意识的用手指叩动着木板,有些心不在焉。但是嘴里还反驳到“好看又怎么样,又不是小孩子,爱听故事。”

        刚才开始一目连就察觉了,室内的小妖怪好像真是个“小”妖怪,听声音还是个少年的样子。几番对话下来,那脾气也是妥妥的少年的人口是心非。

         还是个孩子啊。一目连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开了条缝隙的门。突然很想看那孩子的长相,是不是也同那脾气一样有些孩子气呢。

        “那要去吗?秋收祭。”一目连不紧不慢的开口询问。“如果那天伤养好了,要一起去吗。”
  
       “嗯?”般若没想到对方会猜到他受伤了,更没想到会请他去祭典。戒备的同时又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般若还是拒绝了,“那时候应该还没有养好伤。不去。”般若声音低低的,有些失落。

        般若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重新升起戒备心。毕竟哪有妖怪才见一次面就一起去参加祭典的,还是人类的祭典。

        而且看了自己这张脸,八成会做出和那人类一样行为吧,或许更过分,可能会直接干掉我吧。般若饱含恶意的猜测对方的心思。

        “是伤到脚了吗?”风神大人第一次邀请别人就惨遭拒绝,颇有不甘的发问。

         外面的雨小了,般若的声音变得越发清晰。闷闷的“没有。谁知道你是不是想吃了我,才变这么个借口出来。”

          一目连低头沉思了一会。听那进来时中气十足的威胁声,应该不是伤得不能动。而又不是腿伤,那又是什么伤口再没有好之前不能出去,或者说是不能见人人。

         抬头看向内室时,发现一片金色略过。一目连突然想起在山下听到的另一件事——一个恶鬼的故事。

         般若发难完了,久久听不到声音。了然,八成是说中了。但是心却不受控制的发苦,可能在心目中还是对着这个妖怪有了特别的期待。

        般若别开盯着一目连的视线,躺在木板上出神。

        这边大概猜到了般若身份的一目连,发觉外边的雨已经停了。

      他站起身来,推开门。站在门口,望着雨后初晴的天空,突然回头。“如果真的要吃你的话,我早就动手了,何必等你养好伤。”
      
       般若听到动静,直起身子,看着站在阳光下俊美的妖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是真心邀请你一起啊,小妖怪——”一目连冲着内室门里的那片黄色,温柔的笑着,“般若。”

        “祭典那天我会再来神社一次。”说完也没给般若反应的时间,就迎着细风慢慢走远。

       般若楞楞的。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将自己的脸埋进双手里。

       ただの妖怪なのに、あなたのことを信じては

いけないのに。(明明只是个妖怪,明明不该相信

你的话)

   
        .........どうして私はこんなに楽しいんだろ

う。(为什么我会这么开心)